1. 首页
  2. 最新
  3. 新闻
  4. 手机
  5. 数码
  6. 游戏
  7. 软件
  8. 电商
  9. 通信
  10. 创业
  11. 科学
  12. 社区
  13. 微信导航
  14. 软件下载
  15. iOS
  16. Android

首页 > 综艺娱乐 > 电影 > 导演专访 > 正文

陈正道:拿《催眠大师》跟《盗梦》比是捧杀
2014-07-30 14:22  腾讯娱乐  付超  我要评论()
字号:T|T

作为80后导演,陈正道真正让同为80后的我们,觉得亲切。

拍导演处女作时,他还不知道啥叫对焦,结果被跟焦员调侃成“导演小朋友”;23岁受邀去威尼斯,以为自己是天才,看到观众纷纷退场,听到选片人大实话,才明白自己“被利用”成了影展的卖点;《盛夏光年》后,觉得自己特牛逼,谁的话都听不进去,事业一停滞就是6年……

自学成才浇灌出骄傲,备受打击后修整再战,这几乎是属于八零一代的经典款成长套路,凭借《幸福额度》、《101次求婚》、《催眠大师》三连发归来的陈正道,磨平了棱角,明确了目标。

再谈起《催眠大师》,三张开外的陈正道,跟大多数经历过恣意青春、正步入上升期的八零后一样,成熟中带着审慎的个性,宽容里装着自信的原则——

比如,他能一边坦诚,拿《催眠大师》跟《盗梦空间》比较是对自己的捧杀,一边放话,“你们等我一下下,给我点时间,也许我第十部电影的时候,你们这样说更合适。”

陈正道:拿《催眠大师》跟《盗梦》比是捧杀

生活中的陈正道导演像所有80后青年一样,任何外形问题都不能阻挡他热爱自拍的心。

启蒙期张艺谋开启电影路 在片场工作人员的嘲讽中成长

陈正道初次扬名,是因为长片处女作《狂放》入围了威尼斯影评人周竞赛单元,很多人就此以为他是个走影展路线的学院派,但其实,他跟昆汀·塔伦蒂诺一样,是个自学成才的草根派。

因为是八零后的关系,陈正道幼年也是看着周星驰的港产贺岁片长大,直到1998、1999年左右,接触影展片,才正式从初级影迷摸到进阶门槛。陈正道还记得,当年张艺谋的《活着》在台湾上映,自己根本不想去看,“我看到海报上巩俐抱着个小孩,在乱哄哄的灯光下瞪着我,就转头跟我爸说,我可以看周星驰吗?我不想看这个,看着很闷啊。我父母说,你就乖乖坐在电影院里睡觉,然后我就坐进去了,结果,最后掉着眼泪出来。”

被一击即中的陈正道意犹未尽,还去录像店找《大红灯笼高高挂》,“那时候我年纪小,一开始还不让我租。”结果看完后,“哇,为什么都把男生的头给切掉了?为什么他要这样拍电影?我觉得电影好神奇啊,可以逗我笑,让我紧张,小时候偷偷租三级片可以让我探索自己,也可以全片把男人的头都给卡掉,电影到底是什么?”

正是在这种三级片、港产喜剧片、大师文艺片的“交相辉映”下,陈正道迷上电影。他说,除了《活着》,阿莫多瓦的《我的母亲》、萨姆·门德斯的《美国美人》,这是“三部对我影响最大的电影。”回忆起当年的少年心气,陈正道感慨说,“在台湾小小的市场上,我又不是学电影的,我说要做导演,其实是挺可笑的一个想法,所以还蛮感谢我父母的。”但其实,这感谢也是“半推半就”,陈正道的第一台摄影机,是父亲喝醉时被忽悠,迷迷糊糊刷卡买下的,“他醒来以后就说,我什么时候买一台这么贵的摄影机给你?然后我用这部摄影机拍了超过十部短片,有两部还参加了很多国际影展,开启了我拍电影的一个可能。”

只不过,并不是所有的自学成才都看起来很美。陈正道坦言,由于自己那台摄影机是自动对焦的,所以一直不知道什么叫跟焦。拍处女作时,摄影机旁站着个跟焦员,“他老挡着我,我就说先生你哪位?他说他是跟焦的,我说,你能不能用自动对焦,把位置让给我啊?他就看了我一眼,收工的时候就说,好了好了,扮家家酒结束了,导演小朋友明天见。”

陈正道并没有回避导演初级阶段自己的幼稚,他还老实交代,“我当然会觉得很丢脸,很羞愧,你这么年轻开始拍片,有没有在片场被欺负过?一定是有的,这个是绝对的。大家真正把我当一个导演,也是很后面的事情。”

陈正道:拿《催眠大师》跟《盗梦》比是捧杀

《幸福额度》、《101次求婚》、《催眠大师》三部影片每一部都定位精准。

成长期25岁迎事业高潮 之后蛰伏6年见谁烦谁

虽然导演起步阶段透着股吊儿郎当的喜感,但陈正道是幸运的。2004年他拍出长片处女作《狂放》,便一举入围当年的威尼斯影展影评人周竞赛单元。

那是台湾电影最差的时代,本土电影的市场份额不到1%,“年度票房冠军可能只有几十万人民币。”彼时才23岁的陈正道,出发前又被媒体大肆鼓吹,正经历着人生第一个事业高潮。

但到了威尼斯以后,情况并不像他想得那样顺利。“我看了另外两部竞赛片,有点诧异,我跟他们完全不是同一个量级的,电影太成熟,我自己的片子就像一个小朋友的作业。”轮到《狂放》展映场,片子在大会最大的电影宫播放,“我就坐在门口那一排,放映的过程中大概走了一半观众。那天晚上,说实话,我有点沮丧。”第二天,场刊上的影评评价表示,不理解威尼斯为什么要选这个片,它应该会在此止步。不服气的陈正道透过制片人问选片人为什么会这样,对方支支吾吾地招了,“因为三大影展正在关注台湾电影,你又很年轻,算是很有代表性……”

回忆起那段日子,陈正道的语气里倒是收获比失望大。至少他明白了一个道理,“原来影展也需要一个说法,一个宣传点。我的电影带有什么时代意义,比电影本身质量更重要。”他继而想通了老生常谈的“要商业还是要文艺”的问题,“这个跟商业电影是不是很接近?哦,因为情人节,我们要看爱情片,贺岁档我们想要看喜剧片,因为我们正在过年……”

陈正道:拿《催眠大师》跟《盗梦》比是捧杀

《盛夏光年》让陈正道的事业一度走向巅峰。

回到台湾后,陈正道又经历了短暂的事业高潮的尾巴,2005年的《宅变》卖到1800万,票房大捷,2006年的《盛夏光年》也是票房、口碑、影展三线良性发展,这时的陈正道只有25岁:“那时候觉得自己很牛逼、很了不起,所有意见都听不进去,我爸都不想跟我讲话了,我觉得我自己就是个天才。”

而这次的“冲冠一怒”,陈正道整整6年没有拍片。“我花了6年时间告诉自己,你不是天才,你只是个通才,你只是遇到好的时代,才能够拍电影……你不是王家卫、不是蔡明亮,不能像他们那样做到‘全世界只有他才那样拍片’。”

尽管在创作黄金期遭遇接连打击,但陈正道从中赚取了令他日后受益匪浅的两份收获:

威尼斯的经历“让我明白,我的重点是拍电影,然后有观众看,至于宣传用什么说辞,影展有什么想法,不重要了。”所以,后来“《101次求婚》是我最喜欢的日剧,所以我去做;《幸福额度》是因为我很喜欢讲信用卡跟钱的事,回到《催眠大师》,我最爱这种类型片。”

同理,6年蛰伏期,正是陈正道来内地发展的一个重要契机。“我刚说过,我生在台湾电影最差的时代,但我很高兴,遇到华语电影最好的时代。所以我现在无论如何会保证一年一部片的节奏,努力去做。小时候我喜欢王家卫、蔡明亮、侯孝贤,现在特别喜欢徐克、陈可辛,《龙门飞甲》还是在探索新技术、挖掘新演员,《合伙人》一个香港导演在故事、题材上还在尝试可能性……这都在激励我,做一个能尝试各种类型、把每部电影尽量做好的导演。”

陈正道:拿《催眠大师》跟《盗梦》比是捧杀

《催眠大师》是一部在潜意识里找线索的影片,呈现了治疗与反治疗的惊人效果。

成熟期说《催眠大师》像《盗梦空间》纯粹是“捧杀”

经过《幸福额度》、《101次求婚》的平稳过渡,陈正道终于有机会执导《催眠大师》这样一部自己钟爱的“烧脑悬疑推理片”。他给整部片子的定性是,“这是我一系列此类影片的开端和尝试,故事最小,原创性中等,我想尽量先做一个类型练习,想解决的两个问题,一个是学习让演员达到我想象中的样子,再有就是片子剧情上没有硬伤。”

《催眠大师》的主演最早定下的是莫文蔚(微博)(微信号:karenmok01),陈正道选她,因为被当年她在《堕落天使》里的表现打动。“她在里面演一个疯子,金毛卷发,跟大家熟悉的歌后、喜剧表演完全不一样。剧本里的角色就是看上去一个疯女人,但其实不笨,特别有神秘感的一个人……而且她很瘦,有双美腿,举手投足间有让人很难亲近的感觉。”得知莫文蔚确定加盟后,他又连夜把编剧找来,加了段唱歌的戏,“我要用《催眠大师》向观众证明,莫文蔚确实是华语区少数能演又能唱的女星。”

相比之下,徐峥(微博)反倒并不是陈正道的首选,刚进内地的他,对徐峥的印象还停留在《大男当婚》。后来经人介绍约谈时,陈正道才发现,徐峥跟自己一样,是个烧脑悬疑推理片爱好者,“我们都非常偏好者类型,我说一片儿他立马说他也喜欢,我们俩聊天就像两个影迷,那时候我就想要努力争取他来主演。”很多人担心,徐峥喜感太浓,容易引发笑场,陈正道哈哈一笑,“也有人跟我说过这件事情,但开场5分钟他在学校演讲一结束,这些人就再也不这样想了。”

《催眠大师》以悬疑推理为核,催眠为壳讲故事,剧本的繁复程度可见一斑。陈正道的每一步选择,都谨小慎微。以催眠为切入点,是因为“大家都知道,但又完全搞不清楚它具体是什么,我们可以用它来建立剧情上的游戏规则。”具体到催眠手法,清醒催眠、恍惚催眠、商业广告暗示、木棉花的植被情况都有据可循,并非捏造。甚至“风城”就是天津,“南都”就是杭州都有考究。剩下的片场时间里,陈正道每天都和徐峥在剧本里面挑毛病,“就是希望剧本没有硬伤,这是我第一部悬疑推理类型片,我自己的期许就这些了,接下来我会让观众看到我的原创性,我所掌握的大场面,《催眠大师》对我来讲最大的意义,就是做好这个类型的准备。”

如陈正道所言,华语片甚少此类剧情片,因此媒体迫不及待地拿《催眠大师》跟《盗梦空间》做对比。对于这顶高帽子,陈正道连呼受不起:“这是捧杀啊!”。他坦言,《催眠大师》有借鉴参考《致命ID》、《入侵脑细胞》和《香草的天空》,“这三个都是在潜意识里找线索的,还有就是《禁闭岛》,治疗与反治疗,要做到一个岛是不可能的,所以就是一个病房。”

至于跟《盗梦空间》的关系,陈正道先是表示谦虚,“我都没敢想过去贴近它,它里面有造梦者,就是说我们要进入别人的意识,是要把那个世界先画出来的,催眠里有恍惚催眠,但那也只是半梦半醒的状态,还是不能画出一个空间。《盗梦空间》是建立在虚构科技上的层层探索,我是根本望尘莫及。”然后不忘抒发壮志,“最近蛮多媒体跟我提《盗梦空间》,我说你们可能得等我一下下,给我一点时间,一步步地学习跟往上拍摄。也许我第十部电影的时候,你们这样说更合适。”

陈正道:拿《催眠大师》跟《盗梦》比是捧杀

海报被指抄袭《致命魔术》,陈正道开玩笑说:“早就跟设计师说过会有人来骂你”

影迷期最擅长“神吐槽”别人 不怕被网友吐槽

很多人会讶异,连拍了两部爱情喜剧片的陈正道,为何会突然转头执导悬疑推理片。但其实,这才是他最爱的类型片。“老实讲,我一开始要拍这个类型的时候,是有点困难重重的。我刚进内地时,两个剧本都是悬疑推理,一个末日题材的《世界上最后一场雨》,一个悬疑推理的《还魂记》,我希望大家理解,我拍了两部很努力的爱情片,才取得万达这样的公司说,没问题,你想拍这样的类型,我们就投钱拍。”

《催眠大师》现在拍出来了,也上映了,陈正道心里也没底,还是徐峥开导他说,“我们能做到的都做了,接下来就是看观众给不给我们机会。”

因为影迷出身,陈正道也时常上豆瓣和时光网,看网友的打分,以及他们的影评。他不惧吐槽,“之前看《101次求婚》,有个网友说,这就是个1+0+1等于很2的故事,我觉得很有趣,自己微博都转了。”他更希望从批评中获得收获,“我不妨跟豆瓣还有时光网友喊个话,我也是这种批评别的推理烧脑片出身的影迷,现在我就有勇气接受你们的批评,谢谢。”

至于自己的兴趣爱好,陈正道坦言自己很少给片子打差评。因为几乎每部片子,都有值得取、可以学的地方。“我看《美少女特攻队》或者《300勇士》的时候,就在赞叹,它的颜色怎么做的,看蔡明亮的片子,就是做好准备去感受他的内心他的孤独跟他独特的电影语言,看《一代宗师》就是准备去被那个时代震撼……所以,我觉得优点跟缺点,有的时候只在于自己的喜好。”

聊到兴头处,陈正道甚至主动开始说起《催眠大师》的海报“抄袭门”,“很多人说我们的主海报抄袭《致命魔术》,我说我们的主海报还真的跟这有点关系,我就问设计师怎么看,有没有致敬呢?他说,哦,有啊,我还参考了《我的蓝莓之夜》的英国版海报,还有一部日本电影。他跟我说,他本来就要这种风格,我觉得日本那款海报比《致命魔术》更像,就觉得挺有思维,蛮好的。我还跟他开玩笑说,你等着,会有更懂的人要出来批评你的。”

关于导演和影迷之间的这种有趣互动,陈正道最后一句话又透露出他的80后特质——他说,“我是内心很强大的人,认识我的朋友都知道我的嘴巴很毒,神吐槽这种事我也很擅长,既然过去几年我可以匿名在网络上吐槽别人的电影,我现在就扛得住你们来吐槽我。”

记者手记

因为一上来就聊到《催眠大师》和《致命ID》的隐秘关系,整场对话更像是场影迷间的交流,而不是场严肃的采访。在这个靠电影营生的行当里,有阅片量和死忠脑残影迷范儿的人,其实并不多。陈正道掰掰手指说,截至目前,你是第二个说出《致命ID》而不是《盗梦空间》的人,我看看宣传期后,最终会有几个。

正因为这是影迷瞎B侃,聊的内容比最终呈现的要多许多。但MV出身导演到底是不是故事那么糟糕、如何把女星拍美这些话题,实在又跟整篇文章(微博)的主线无太大联系,只能默默割舍,藏为私用。

至于为何强调陈正道的80后属性,是因为这场谈话实在是许久没有体验过的零障碍交流,比如喜好的导演和类型片,终于可以不用再去数经典,而是可以放肆说一说中岛哲也和扎克·施奈德。开句玩笑说,“你的入行经历很像昆汀啊。”也能很舒服地被反驳说,“怎么能这么比,就是你们天天这样比,是要成心害我在豆瓣拿一星么。”

要说唯一的遗憾嘛,就是死缠烂打,依旧没有搞到陈正道的豆瓣ID。

新闻热线:010-68947455

关键词: 陈正道 催眠大师 盗梦空间

责任编辑:新闻中心

我要评论

已有位网友参与评论

科技视界

网站地图

乐百家loo555_www.loo555.com_亚洲娱乐首选

华军下载 | 乐百家loo555_www.loo555.com_亚洲娱乐首选 | 盒子 | pcsoft | 论坛

实用工具

关于我们 | 新闻投稿 | 软件发布 | 版权声明 | 意见建议 | 网站地图 | 友情连接 | RSS订阅 | 总编信箱 | 诚聘英才 | 联系我们

苏ICP证编号 B2-20090274 本站特聘法律顾问:于国富律师

Copyright (C) 1997-2012 newhua.com 乐百家loo555_www.loo555.com_亚洲娱乐首选 版权所有